|
熱門:
   
童子賢

文╱蔡立勳

為了撰寫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的故事,拼湊他所參與事務的更多面貌,《遠見》向童子賢在藝文、公益界的多位好友提出採訪邀請,結果每個人都盡快挪出時間,欣然接受訪問,這種現象是《遠見》在採訪人物時難得遇到的「盛況」。

這些受訪者,每位都是台灣各領域的重量級人物,卻全部甘願當配角,只為了說說他們認識的童子賢。這反映出童子賢,得到朋友的真心佩服。

不僅出資 更是大家的伙伴

這次為了童子賢的報導,接受側訪的,包括文學家楊牧、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、公益文化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、作家朱天心、大小創意齋創辦人姚仁祿,以及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系列紀錄片的導演陳懷恩、楊力州等人。

籌拍文學大師紀錄片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是童子賢在藝文界最為人熟知的事件之一。 綜觀朋友們對童子賢的印象,一定免不了談到他的文學底蘊。

拍攝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的導演楊力州指出,他之前與童子賢並無私交,僅在飯局有過幾面之緣,但他從對談過程中,察覺童子賢「關於文學的底蘊、質感非常厚實」,有別於印象中的企業家,「對文學的熱情,超乎我們想像。」

「他是真的非常喜歡文學,不是附庸風雅」,連續執導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二系列的《逍遙遊》《如歌的行板》的導演陳懷恩也如此觀察。

與童子賢都曾是台灣公共電視董事的姚仁祿,曾在雲門劇場看童子賢朗誦王文興的作品,「你可以知道,這位企業家的腦袋,或是心裡頭,深層的地方是浪漫的。」外界常以「文青」形容童子賢,但姚仁祿認為,這二字太過表面,「他是浪漫派主義的人,不是吊書袋的那種。」

姚仁祿還觀察童子賢,是可以同時辦很多件事情的人,時間管理做得不錯,這說明為何童子賢可以經營一家新台幣萬億元級企業,卻仍投入如此多社會公益。

從文學延伸,童子賢對創作的態度,也讓友人印象深刻。

楊力州、陳懷恩一致認為,童子賢給予創作者很大的空間,「他在這方面的態度很謙遜,但不是完全沒意見。」陳懷恩說,童子賢在拍攝過程會提供想法,但總會補上一句:「我尊重導演的意見。」溝通效率也很高,提出的重點往往一針見血。

由陳懷恩執導,呈現已逝舞蹈家羅曼菲一生的紀錄片《曼菲》,童子賢也是出資支持者。但陳懷恩再三強調,童子賢「不喜歡把自己當『出資』的人,而是共同創作的夥伴,絕對不要用『投資』形容這件事,是矮化他。」

這樣一個企業家,在台灣真是獨一無二。

藝術家看童子賢
林懷民︰他無私、公正又純粹,到處給人溫暖

十年前,雲門舞集的八里排練場遭祝融之災,因而讓創辦人林懷民結識了童子賢。在他眼中,童子賢做了許多影響台灣文化的事,以下是專訪精華:

2008年大年初五,雲門(八里排練場)失火,第二天(誠品創辦人)吳清友先生說,童先生要見我,我們很匆忙地在國賓飯店見面。那時候很冷,我們談話十分鐘不到,他就給一張支票。 這筆錢,是雲門失火後第一個捐款。他那麼急,不是單純給錢,而是在這時給你支持、安慰。他沒要求你做什麼,也沒問你需不需要錢,什麼都沒有,我們就已經道別了。 謙和低調,毫無企業家架子

之後我們都在工作場合見面,也寫簡訊。他有時候會問我:「你看我在哪裡?」結果他在雲門,我就跑過去,告訴他來雲門怎麼可以不先讓我知道呢?他就說:「我來看書。」非常非常nice、奇特的一個人,這個人應該日理萬機,而且都是很重要的事,可是你會感覺到他是一個很有錢的人嗎?完全不像,他永遠是溫暖的、鼓勵的。 他怎麼管理和碩,我不知道,但他出現的時候,永遠讓人覺得,他的肩膀好像是軟的,是非常down to earth(實在)的人,沒有架子。他不會告訴你他幫了很多人,他不要credit(名譽)。

這樣的結果,他變成最忙的人,因為他人好、無私、公正、熱心、溫暖,幾乎所有事都找他做,像電腦公會,施振榮就找他做理事長,大家要做什麼,第一個想起來就是童子賢,公視找他,現在兩廳院(國家音樂廳及國家戲劇院)也找他。(編按:童子賢也是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監事) 他會讓人覺得,我們是住在同一個村子的人,講話避重就輕,沒有把自己抬高,是非常純粹的人,到處給人溫暖。

像中秋節要到了,我現在坐在這邊,等他送柚子來,雲門每年一定有柚子,因為他包下東部農友的柚子,不是為了送禮,而是讓那些人可以過日子,他非常支持故鄉,也很愛媽媽,講起她的事就很開心。

我所知道的童先生溫暖的義舉,只是滄海一粟,他不會告訴我,我也不會問他。 他對台灣文化最大的影響,是他支持吳清友先生到底,這是很了不起的。本來有很多企業界的人支持吳清友,最後一個個退出,但他跟吳先生講,賠錢不要緊,這個事情就是要做。

為什麼是最大的影響?影響到所有兩代人的cultivation(養成),不只是閱讀,是教養、品味、生活品質。誠品又去了大陸,不單是誠品蘇州店、深圳店,它是引起模仿,這是驚人的,但他永遠站在後面支持。(蔡立勳整理)

公益家看童子賢
嚴長壽︰他真心愛土地,參與公益熱情投入

積極投身公益的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,是在反對蘇花高速公路的社運中認識童子賢,自此兩人成為花蓮及台東公益工作的好伙伴。他怎麼觀察童子賢?

我們最早近距離合作是2007年反蘇花高。童子賢是花蓮人,他跟我都非常了解,花東是台灣最後一塊淨土,西部已被開發殆盡,要重新檢討,東部最深厚的是什麼? 當時台灣經濟好,最怕當你宣布開高速公路,立刻吸引投資客購買地皮,當土地漲起來,當地人沒有準備好,等於棄守,最後文化就毀掉,我們看的是更深的這點,童先生也很認同。

當時我也被人質疑,說我不了解花東人的需要,但童子賢是花蓮人,他一直都很了解。 我成立公益平台,不對一般人募款,這幾年他始終扮演幕後主要支持的人之一。

深入了解需求 不怕淌渾水

今年初花蓮發生地震後,他又提出做一個以永續為目的的兩年計畫,想要幫花東。 後來我們共做了三個子計畫,一個是針對災後療癒的心靈輔導,由花蓮工作者組織一個團體,包括心理醫生、芳療師,同時訓練退休老師,或有互動經驗的人做傾聽者。 第二,做了把科技帶到花東的計畫。像今年成功大學(資訊工程學系)的蘇文鈺教授,專門到偏鄉教孩子寫程式、做機器人。今年玉里國中辦了全國生活科技創作競賽,來了250個人,效果很好,明年台東會繼續。

第三是花東永續。今年發生災害後,大企業帶人去消費、觀光,但那是在花蓮市,全台灣最貧窮的偏鄉,反而是在長濱、豐濱地區。

整個花東像個長形,中間是最需要被照顧的,其實最沒有被破壞,海灘也很漂亮,適合慢遊、背包客、長居的客人,去那邊什麼都不做。

我們開始輔導這塊區域,讓他們先包裝自己。下個階段,會引進一些駐村藝術家。 童先生對土地感情深厚,我也注意到他是參與式的公益,會真的參與、深入觀察。比如他在公視做董事期間,每個工會的問題,他都會跳進去做,這很難得。很多人覺得,不必淌這個渾水,但他不會,我覺得很了不起。(蔡立勳整理)

本版文章摘自10月《遠見雜誌》。遠見‧天下文化事業群將在11月1-2日舉辦第十六屆「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」,信報為媒體夥伴。遠見高峰會活動訊息:
https://gvlf.gvm.com.tw/forum/index.html

回上

信報簡介 | 服務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 | 廣告查詢 |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| 加入信報 | 聯絡信報

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。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。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。

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,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、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。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。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,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、其本身的投資目標、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,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。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,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,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,本公司概不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