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熱門:
   
童子賢

文╱楊泰興

入夜,鄰近台灣大學的台北辛亥路,依舊車水馬龍、川流不息。一牆之隔,仍舊新簇簇的台大社科院沉靜不語,緊連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的森林造型圖書館,綻放暖光,主建築大樓的清水模長廊,低調、樸素、昏暗、靜謐,這一道長廊盡頭竟有面玻璃牆面,上面鐫刻的宋體字熒熒發光,是一首楊牧的現代詩〈學院之樹〉:

「在一道長廊的盡頭,冬陽傾斜

溫暖,寧靜,許多半開的窗

擁進一片曲綣凶猛的綠

我探身端詳那樹,形狀

介乎暴力和同情之間……」

詩中提到了飛舞的彩蝶,被女孩夾入書頁中,接著這樣寫著: 「留下失去靈魂的一襲乾燥的彩衣在書頁的擁抱裏,緊靠著文字不見得就活在我們追求的同情和智慧裏。」

惜人才庫〉
贊助學院裝修 功成不掛名

這幢社科院大樓,2006年與伊東豊雄簽約後,邊建邊募款,蓋到完工,卻因資金耗盡,無錢裝修了。前院長林惠玲教授奔走社會賢達,屢屢碰壁,直到2012年底,經牽線與和碩高層碰面,林惠玲回憶:「當時只簡單email一些資料跟照片給和碩。」 到了見面那天,和碩董事長童子賢沒要她報告,「只問還差多少,我算一算,1億6000萬元,就大膽開口,童子賢一口應允。」

事隔多年,回憶那一剎那,林惠玲還是開心得像個小女孩:「我高興得差點跳起來。我沒料到素無淵源的童子賢,竟然會這麼爽快答應。」今年9月《遠見》專訪童子賢,問他這件往事,童子賢只淡淡笑道:「台大社科院也提供和碩很多人才啊!」

這筆來自童子賢、副董事長徐世昌及和碩集團的捐款,幫社科院完成了最後的一里路,「沒這筆錢,新社科院肯定變成蚊子館。」但當院方依慣例請童子賢為主建築物命名時,童子賢推辭再三,最後說,如果真的要留,就留一首詩給社科院的師生們吧,請他們不要忘記追求「同情」與「智慧」。於是有了這首〈學院之樹〉。

童子賢,1982年,他台北工專畢業,進入宏碁電腦,1990年華碩四傑一起創業,四人之中唯一沒有大學學歷的他,被公推出來擔任首任董事長,1992年,請來師傅施崇棠坐鎮華碩,他才退居副手與發言人,主導品牌和設計。

2007年,為區隔品牌與代工,他接手華碩的代工部門和碩,再度離開舒適區,當時市場普遍看淡。2010年6月和碩掛牌上市,當時對手都在做PC代工,童子賢卻勇敢前進邊陲,選擇iPhone代工。經過數年打拚,和碩終於與鴻海並稱代工雙雄,至今連續四年營收突破萬億元,2018年被《日經》選為亞洲年度最值得關注的九位財經人物之一。

但另一方面,說童子賢是非典型企業家,一點也不為過。他有一個外號「文青董事長」。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稱他為「文化遊俠」,是「最不像有錢人的有錢人」,作家朱天心則形容他是「獨一無二的傳說中俠士」。

下班後,童子賢最愛的是閱讀,他說自己只要有書,可以十天不出門。來到和碩董事長辦公室,桌上散散擺著一疊一疊的文學書籍,顯示他的確喜歡文學,包括西西的《候鳥》《織巢》,瘂弦的《聚繖花序Ⅲ》等。

熱愛文學外,他也熱愛速度與自由,騎重型電單車、拍戰鬥機、觀老鷹、駕船、浮潛,樣樣學習。

他還有一件許多人做不到的本領,經常出錢贊助藝術與公益團體。捐款老是跑第一,個人或公司,都沒有成立任何可以節稅的基金會。總是看到哪裡有需要,就立刻主動幫忙。

挺藝文界〉
如及時雨 解囊助文化人

不少台灣藝文界重量級人士,都有跟童子賢「意外」認識的經驗,無預警接受到他的「雪中送炭」。例如林懷民。

2008年大年初五,雲門舞集八里排練廠大火。第二天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先生就打電話給林懷民說童子賢要見他,兩個人約在台北國賓飯店,談話不到十分鐘,「他就給一張支票,就這樣。」林懷民說,當時兩人不熟,連茶都還沒來得及上,就這麼匆忙,這也是大火後收到的第一筆捐款。這張支票金額多少呢?林懷民沒說,但在淡水雲門劇場廊道名錄記著:童子賢捐3000萬元。

這種捐助模式,堪稱是典型的童氏風格。《遠見》採訪時,一再聽到近似的故事。例如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選址遇挫,童子賢託嚴長壽牽線,三個人在誠品見面,「童子賢說:『劉老師,您辛苦了』,同時默默地送上一張支票。」嚴長壽回憶。

侯孝賢2003年經營台北光點,虧損難熬,童子賢也出手幫助。侯孝賢回憶當時情景說:「他臉紅紅的,然後說,侯導這一塊,能不能讓我來幫忙。」

與侯導熟悉的作家朱天心,每每從侯導口中聽到童子賢,卻一直沒機會相會,直到童子賢擔任台灣公共電視董事,推薦朱天心擔任客家台遴選委員,他們才在開會現場首次碰面。朱天心對見面當天的情景記憶猶新:「只見他遠遠跑過來,90度鞠躬,然後說『我是天衣(朱天心三妹)台北工專同學。』」兩個相見恨晚的朋友開始經常接觸,談的話題不是朱天心的專業文學,而是朱天心的志業——流浪貓狗的拯救。

朱天心還憶起三鶯溪洲部落遷建的故事。台大城鄉所退休教授夏鑄九、侯導、朱天心從2009年起就投入三鶯部落保存抗爭,每年都回部落探訪。有一天一伙人聚餐,朱天心邀請童子賢參加,談到遷建進度,最大困難是部落自籌款三分之一有困難。

這時童子賢低聲的問:「這總共要多少錢?」夏鑄九算算說,5700萬元。這時童子賢的童氏風格又出來了,他說:「這一塊可以讓我來嗎?」於是酒宴的後半部就變成遷建細節討論會,朱天心內疚不已,心想這不是挖個坑讓他跳嗎?

不料當天深夜就收到童子賢LINE訊息,朱天心感動得截圖保留至今。這段訊息是這麼寫的:「新店溪畔的『溪洲部落』,祖靈所在是花蓮玉里的德武里苓雅部落,他們120年前從瑞穗富源村搬到下游德武里,而瑞穗的富源村就是我的出生地。」童子賢表示:「他們就是從小熟悉的族人啊。」已經投入遷建抗爭多年的朱天心突然羞愧,「大學修過人類學的我,還不如一個當天參加的童子賢。」

關懷環境〉
流浪狗、樹木保育樣樣來

朱天心長期關懷保護動物,這也是童子賢的關懷。他在動保界最有名的是2017年對前行政院長林全發出公開信,並錄影片呼籲政府全面實施TNVR(捕捉、結紮、施打疫苗與放養)政策,以代替「全面收容」,公開信上第一句寫著:「這是一場生命教育。」他還說:「我們怎麼對待動物,就怎麼對待人。」其實童子賢跟林全頗有交情,林全還曾擔任過和碩的獨立董事。

朱天心在〈走在太平洋的風裡〉一文中,詳敘了她去年底為了流浪狗在東岸進行百里苦行,文章中有一個貼心的巨蟹男,一會兒要他們莫錯過「玉里麵」,一會兒又貼心的用LINE提醒氣喘的朱天心記得戴口罩,免得被沙塵暴侵襲。這位頻頻用LINE關心的天使,正就是童子賢。

另外,童子賢在科技界也是有名的貓奴,一日到半夜,手機LINE叮咚一響,原來是他跟朱天心訴說家中老貓老死後的難過,又一日朱天心收到童子賢傳來的照片,原來是童子賢幫家附近死去的街貓辦喪禮。他不但做居家附近流浪動物的保護,也關注附近的樹木保育,更為此與目前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結為好友,「他不只出錢,還在生活中落實動保、環保的理念」,朱天心如此結論。

從尊重每一個物種生命開始,童子賢關心的層面擴展至許多弱勢族群,包括冷門的愛滋兒童與外籍勞工、外籍配偶問題。當柯文哲首度當選台北市長向童子賢請益時,他建言三大主題:「關心外籍配偶、愛滋兒童與流浪狗。」

推崇文學〉
諳詩書 楊牧讚如文科博士

2013年發生菲國漁船射殺台灣人悲劇,童子賢找了嚴長壽和林懷民,辦了一個友善台灣的活動,要讓外勞知道,台灣人還是很愛他們。為了這個活動,童子賢整整窩在目宿媒體十天,跟他們到處去拍攝外勞和台灣人相處的溫馨畫面。每一屆移民工文學獎,和碩也是最重要的贊助者。

童子賢出身花蓮鄉下瑞穗,因此對花蓮人事物很關心。不少人知道他特別仰慕詩人楊牧,為楊牧辦講座、在東華大學設立楊牧書屋,網上搜尋得到的影片,童子賢總是在朗誦楊牧的詩,這除了楊牧本身的文學成就驚人,也跟楊牧是花蓮代表性作家有著密切關係。童子賢總是提及楊牧那篇〈瑞穗舊稱水尾〉散文讓他發現,後山也有這麼傑出的文人,從此奠定文化自信。

童子賢認為楊牧的學術成就,沒有妨礙了文學的創作,是文學與鄉土兩不偏廢。楊牧聽到童子賢的評論,一字一字回應:「他對我的理解,已經到了文科博士班的等級了。」 童子賢另一件為人週知的是支持拍攝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系列,記錄了13位港台老作家的身影,這是雲門大火給他的觸動。感受到文化資產不論有形無形都需要保護,他與時間賽跑,想紀錄這些年邁的作家,2008年成立了目宿製作公司,投資3600萬元開拍。其實當時正是和碩獨立分家之際,事業正面對一個關鍵挑戰期,但他仍全力投入拍攝。

童子賢關懷的公益與文藝領域真的很寬廣,不只是出資贊助,他還總是出力,親自參與,也讓許多人讚嘆,他哪來那麼多時間?但他就是做到了。除了上面談到的種種活動,從董氏基金會的戒煙運動、食農教育、台東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、反蘇花高速公路、優質電視劇植劇場……,許多場合都會看到童子賢的身影。

文化圈內與童子賢結緣最久的人,可能是詩人出身的印刻出版社長初安民,他與童子賢相識於青年初期。年長童子賢三歲的初安民,是《成大新聞》主編,與台北工專校刊主編童子賢共同參加救國團的文學營隊,童睡上舖,初睡下舖,各奔前程後,再聚首已是30多年後。問初安民對童子賢的印象有什麼改變,初安民回答:「眉宇間的輪廓,依稀記得,當然那個時候,大家都小隻多了,但眼神的專注還是與當年一樣。」

對於童子賢多年來的努力,初安民感動又感嘆:「感動的是,台灣文學還好有一位企業家叫童子賢,感慨的是,台灣如果有十個企業家像童子賢,那台灣的文藝復興必定到來。」

本版文章摘自10月《遠見雜誌》。遠見‧天下文化事業群將在11月1-2日舉辦第十六屆「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」,信報為媒體夥伴。遠見高峰會活動訊息:
https://gvlf.gvm.com.tw/forum/index.html

回上

信報簡介 | 服務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 | 廣告查詢 |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| 加入信報 | 聯絡信報

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。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。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。

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,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、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。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。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,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、其本身的投資目標、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,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。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,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,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,本公司概不負責。